丛生

私设剧情。OOC属于我。





张日山X尹南风 大明星和小明星



谁都说不清楚这段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仔细想想也不知不觉的走过了许多年。算不得什么惊心动魄的秘密,与他们私交甚好的朋友们都了然于心又默契的缄口不提,对外他们依旧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即便是谣言最甚嚣尘上的时候,公开也从未出现在他们的认知里。毕竟这个圈子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不算友好,私生活更是八卦狗仔的热点,离得远一点,才好叫人放心。



张日山看了看通告单,满满行程安排已经排到下个月,上个月才拍完的电影到路演阶段了,宣传期里要足足当够几百个小时的空中飞人,中间还要去参加一个电影节...

无期

写得这么快我自己都惊讶。

答应我看完之后不要打我。


番外—我太太叫南风



我太太叫南风。我老觉得这个名字不俗,后来才想起来,这个是《西洲曲》里的典故,写的是姑娘想情郎的事。可她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,名字而已,起这么个名儿足够显得她家长那个时候才学的单一,好好的姑娘家,干什么不好非想男人。


想就想呗,怎么就想到你这来了呢?


可不是吗,偏巧就是我。幸好是我。



我和我太太年龄差的有点大,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才一丁点大。我们结婚以后她老觉着我一开始就对她抱有非分之想,放在法治社会光思想上我就得判重罪。可我乐意,如果爱她可以给我量刑我...

无期

结束了。写得不算好。谢谢大家。心力交瘁。番外等等再写。


终章


返回香港的时候一切已经平息,收尾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该接管的接管,该放弃的放弃,商会在经历多年的分崩离析之后又重新回归到张家。


张夫人尹新月安稳坐在正堂中央,两把太师椅正中摆着两杯茶,她侧头看着,仿佛能看见张启山此刻正坐在那,也望着她在笑。


堂下恭恭敬敬站着商会的几位主事,为首的是张日山,三爷和九爷。如今安定了,商会重开,小辈们给家主主母敬茶鞠躬,尹新月自然满脸的笑意。


待到众人散去后,唯留下张日山陪同着。尹南风与六姨太从后厅走过来,也奉上茶水。


“南风,你离我近些,...

无期

还有一章就结束吧。一到两个番外。相爱相杀都不痛快。


7



“三爷,我得回香港去。”罗雀被渔镇的风吹得结结实实又黑了一层。


三爷点上根烟,“踏踏实实跟着我镇守大后方不好吗?香港那边有你什么事啊?把你们姑奶奶伺候好了有你的功劳。”


“香港那边不太平,我得回去。”


“张日山和小九都在那边呢,你瞎操什么心。”


“我家小姐来了。我得去看看她。”


三爷看着罗雀,“得,我就知道。你是喜欢你家小姐吧,我就说你成天怀里揣着你家小姐的相片看呢。还真当我们没发现?你小子也别惦记着了,张日山和小九都在呢,她能出什么乱子。”


“张先生是张先生,我只顾...

无期

我其实真的有在写。久等了。那个中番写的我很心力交瘁。应该还有一个佛爷和尹新月的番外,想写又不敢写,主要是怕带太多剧情,而我现在又只想写甜的发腻的东西。生怕一动笔就有往罪孽深重不得好死的方向一发不可收拾。

张日山是假死。

你们可以猜一下是不是HE了。


各位中秋愉快吧。


6



九爷坐在码头的货箱上看海,余晖把海面照的很绚丽。张日山也坐在一旁,却很心不在焉。


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九爷边擦手上的枪边问张日山。

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。”他们对视一笑,九爷举起枪,一颗子弹飞了进张日山的胸膛,他晃了晃,像是也要从口袋里抽出枪来,却直直掉进海里,海面...

无期-中番

【张启山】-光辉岁月


“大哥,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的商船队啊?”六七趴在船舷上,望着不远处正在卸货的船队问身边的男人。


男人抬头看了一眼,回头冲六七笑着说,“那是从美国来的,听说最近有美国的华侨来香港,估计就是他们了。”


六七皱皱鼻子接着看热闹。工人们抬着大箱子一对一对从船板上走下来,厚重的木板子被压得咯吱咯吱响。


一个男孩子轻轻挤过工人闪入人群里,跑到堆积如山的货箱后边回头看了那艘大船一眼,接着朝城中快步走去。


六七扯扯男人的衣袖,“哥,我刚才好像瞧见从船上跑下来个小偷,往城里去了。”


“小偷?”男人一遍核对手上的账目单一边问,“...

无期

5


张日山此去一别再无音讯。


尹家一如既往。收拾残局没有费太大的力气,重新提拔心腹,累计资产,扩大家业。一年以后,尹南风已经从不甘和震怒中平静下来,她想起那个迷醉的夜晚,翻云覆雨热烈交织的时刻,他大概是在她耳边说过爱之类的什么东西。尹南风不得不承认,就算那个人转身离去之后留下的是满目疮痍,她也可以在废墟里靠着这句虚无缥缈的爱抱紧自己取暖。


是的,在他离开之后,在他结结实实的坑骗了她以后,尹南风在心里承认自己对他有着多种复杂的感情,总结来说,可以被定义为爱。


因为不会再有任何回应,所以大方承认也可以让自己好过。不是向死而生,是决绝的孤注一掷。就...

三个事。


第一

给羡山同志道个歉,你挑出来的那句话,我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是写反了的。因该是爱上我比杀了我跟难。对不起我真的是脑子懵逼了。等到我想起要回复你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被锁了。原谅我。


第二 

我会尽快转图或者搞个链接


第三

我居然也有今天


写完无期第四章以后想到老左这首歌。太他妈的贴题了。给大家感受下。要了命了。我能把自己作死。

© Sariel-土星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